媒體渭職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>學校概況>>媒體渭職>>正文
    人民日報:一位老人,60歲開始種樹,22年,21棵變130000棵
    2020-04-20 09:45     (點擊次數:)

    二十二年,在是歲月長河里如白駒過隙;二十二年, 21棵樹的荒坡變為千畝綠洲;二十二年,千載古渡口如鳳凰涅槃,成為國家洛河濕地公園宣教展示區。這些,都源自耄耋老黨員齊仲平22年的初心堅守。
           4月15日,我們驅車來沿省道西禹線蒲城段向東30公里,從公路旁的岔道口進入,穿過900多米凹凸不平而又崎嶇的山路,便來到了古渡林場。站在林場高處,放眼望去,滿目皆是一片翠色,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漫步其中,楊柳在那微風中輕輕搖曳,鳥兒嘰嘰咋咋歡快的跳躍,就像一幅立體的田園畫,靜靜地展現在眼前。

    “你們看,這是我來時種的第一批樹,20年了,我給你抱一下,長得美,我都抱不住了。”老人像一個孩子一樣,滿臉笑容抱著粗壯的楊樹說道。就在這顆樹下,老人憶起往昔。

    “剛到洛河邊,一眼望去只有21棵樹,剩下的就是亂石和雜草,荒蕪的不堪入目。”李齊仲平說令他印象深刻的事。“七十年代知識青年下鄉留下的八孔窯洞,他把舊窯洞打掃了一下,支了個單人床,搬了一張舊桌子和幾把破凳子,擺上老家帶來的冷饃,就在這里安了家。”

    齊仲平老人是陜西藍田人,1961年畢業于西安師專物理科,同年9月在藍田參加工作,先后在藍田、蒲城中小學任教。1986年到蒲城師范學校任物理教師,直到退休。

    齊仲平從小生活在秦嶺深處,享受著森林帶給他的恩澤,對綠色有著特有的依戀。1998年,國家發出了“再建一個山川秀美西北”的號召,喚起了齊仲平老師多年的夙愿。在他即將退休時,齊仲平做出了一個令所有學生、同事、親朋都深感意外的選擇,就是在距離蒲城縣城30公里的偏遠的洛河岸邊,承包了一片荒涼的古渡口,當他毅然居然的在“荒灘荒坡造林承包責任書”上按下了鮮紅手印的時候,他的使命就此開始了。

    剛開始齊仲平是一個無經驗、無資金、無人力的“三無人員”。他就最原始的方法開墾荒灘,“釤氟鋤鋸除野刺”,硬生生的開墾出二百多畝土地。酷暑不停,寒冬不歇,他用多一半地育了苗木,少一半地種了莊稼,希望能有一些收入補貼植樹的開支。同時,他也開始清理荒灘里的亂石,平整半山腰的梯田,挖魚鱗坑,修排水溝,終于使五百多畝荒灘和六百多畝荒山披上了綠裝。“每天6點起床,扛樹苗,拉水桶,帶點干糧就出門種樹去了,直到太陽落山才回家,就跟當初在學校‘上班’一樣。”而這個“班”一上就是22年,而且,他從未打算過“退休”。

    對于齊仲平來說,樹已經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,種樹已成為一種習慣,一種生活,更是一種精神!齊老師帶著我們一路看一路感嘆,他說,“那時后最難的不是種樹,而是資金,記得有一次因為拖欠工人工資,用來拉開荒的牛被人拉去頂了工資。最難受的是有次孫子病了沒錢看病去,想起就心疼,但我無悔。”

    為了節省費用,20年來,齊仲平除開始時從苗圃購買過幼苗外,其余的苗木全部是自繁自育的。每月三千余元的退休金用于了林場的開銷,還欠了銀行近百萬元的貸款,為了節省開支,70多歲的齊仲平自己動手,起早貪黑,夜以繼日,有好幾次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起身照著月亮去下地干活。三伏天悶熱難耐,齊仲平頂著烈日用酸棗樹嫁接棗樹,手劃破了,胳膊腫了,硬是忍著嫁接了近萬株棗樹并全部成活。

    說著說著,我們來到了一片大樹下長滿了小樹苗的林地。“看這,地上長的小苗,這都是樹上落得籽,底里有水,自然發芽長出來的。原來荒的,干旱的很,種都種不出來。現在不用管,自己都出來了,這就是樹能涵養水源最好的證明。”齊仲平老人激動地說道。

    “一個人做一件事并不難,難的是用一輩子把這一件事做好!”22年來,齊仲平老人這樣說,也是這樣要求自己的。為了給植樹節約經費,齊仲平老人對自己生活幾近苛刻,一件襯衫穿了10年,舍不得給自己買一件衣服,但是對搞綠化的人卻很大方。聽說有人買樹苗準備綠化林場對面的荒坡,齊仲平把兩千多株兩米多高的樹苗送了過去。有人建了一個苗圃,需要一批女貞幼苗,他送給人家一萬多株苗子。渭南市職業技術學院建成后,他又主動捐贈了價值兩萬多元的雪松。時任蒲城縣委書記的王緒剛得知齊仲平的事跡后,為他協調了60萬元的林業專項貸款。齊仲平又通過房產抵押,社會融資,籌集了100余萬元,全部投入到育苗植樹事業中。

    當我們詢問齊老師累嗎?值得嗎?齊仲平老人爽朗的說道:“習總書記說: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我感覺這金山銀山不一定就是錢,像好空氣,好心情就是金錢都買不來,主要是群眾的幸福感、獲得感。我82了,眼不花,耳不聾,身體好,這都是植樹造林給我帶來的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春天育苗,夏天種樹,秋天補栽,冬天防火,齊仲平用他的兩條“泥腿子”一遍遍丈量著洛河灘坡。他的手上布滿了老繭、指甲縫里塞滿了泥土,雙腳皴裂了一次又一次。22年間,在他的堅守下渭北大地洛河之畔,一個綠色氧吧已經悄然崛起。而且,這里也已經成為國家洛河濕地公園宣教展示區。齊仲平老人也獲得了蒲城“造林大戶”“綠化標兵”“蒲城縣道德楷模”“渭南標桿人物”稱號,他承包的古渡林場也被評為“環境保護先進單位”。

    這幾年,82歲的齊仲平老人也如同白楊,依舊堅強、挺拔,時常還應邀外出作義務宣講,講述他的故事,講述洛河古渡口的故事,講述21棵樹的故事。如今,他種的樹中,有的長到了幾十米高,很多樹已經可以當梁當柱了,而且他不再是一個耕耘者孤獨的身影,在他的感召下,成千上萬的志愿者加入了植樹造林的大軍,一個綠色蒲城、生態蒲城在西北大地崛然興起。

    談到以后的計劃,齊仲平老人用一首詩來總結:君問歸期未有期,群山不綠心中急。待到遍山松凌云,歌穿林海扶杖回。

    關閉窗口

    陜公網安備 61059002000022號

    巴黎好运彩-首页